红楼梦:贾府五代子孙名字里藏着兴衰荣辱曹雪芹真不简单

  红楼梦开篇说真事隐去,假语村言,于是曹公独创了许多人名隐喻,比如甄英莲寓意真应怜,元迎探惜四春寓意原应叹息等。对于贾府几代子孙的名字,曹公又都隐藏了哪些深意呢?

  按冷子兴介绍,贾府最初发家的起点,即来自于一母同胞的两个兄弟,宁国公贾演和荣国公贾源。

  这也就是红楼梦一段故事的源头,因此谓贾源、贾演,又甲戌本凡例中提到: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由此可知,贾演、贾源之名,有两层含义。一则,从字义上看,演、源寓意敷演故事之源头,是石头记故事演义的起源。二则,从字形上看,演、源两字皆有水字旁,取源头活水之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也,亦是暗示天子雨露恩泽。

  贾演、贾源两兄弟,因为跟随主子南征北战,按焦大醉骂之言,九死一生才挣下这家业。贾府的水即是江山初定后所封赏的国公爷的爵位,且子孙后代是可以承袭爵位的。

  贾府到了第二代,则从演、源到了化、善,此时天下太平,贾府也因战功成为新朝新晋的天下望族,此时第一代的宁荣二公应都健在,他们深知富贵荣华得来不易,所以在国家安定,家业初创后,开始教化子孙。

  一个化字,寓意教化,向化,既是表达对新朝的归顺臣服之心,更是表达了对子孙所寄予的厚望。一个善字,寓意行善,向善,既表达了宁荣二公为人处事的原则和人品,更表达了他们教育子孙的理念。贾政打宝玉一回,听闻金钏跳井,曾自言道: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由此可知,宁荣二公教育理念影响之深远。

  林如海也曾评价贾政: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贾政之祖父,说的自然是贾源,可知贾演、贾源兄弟之为人。

  他们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是贾府家业的创立者,所以深知荣华得来不易,为了能使子孙永享富贵,家业得以永续,兄弟俩开枝散叶后,即开始重视对子孙的教育。

  如果说,演、源宁荣二公开创和奠定了贾府家业,那么随后的化、善两人则继续将家业更好地传承下去,为后来的贾府子孙弃武从文(或者说重文轻武)奠定基础。

  俗语说,富不过三代,贾府祖先靠军功挣得一份家业,贾府子孙后代,从此飞上枝头,靠祖荫成为富二代富三代,但在古代,荫封袭爵,是逐代降级的,真正能永享富贵的,只有不断地建功立业,考取功名,才是正道。

  贾府到第三代,其所在朝代,也一定进入和平稳定、繁荣昌盛时期,国家无战事,贾府子孙不能再像过去一样,可以上战场杀敌,靠着军功受封,想要家业永继,只能重视文化教育,教育子孙读书,从军功封爵向科举入仕转变。所以我们看,贾府到了第三代,名字中都有一个文字旁,这无疑寄托了贾府祖先对子孙于科举仕途上所寄予的厚望。他们希望子孙中有能通过科举之路,继续振兴家业,光耀门楣的。

  不仅如此,这里面也包含了贾府祖先对于文化、知识和教育的重视,也许起初宁荣二公知识水平有限,更谈不上什么文化底蕴,虽然靠着军功受封国公爷,但过去武将因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空有蛮力而无文化教养,朝堂中亦多受排挤,因此他们在开枝散叶后,立即着力对子孙进行文化知识的教育,和仕途经济学问的重视。

  这一点,原文有两点可以作证。一则是贾敬、贾政于仕途经济上的突出表现,贾敬是贾府中唯一通过科举出身的进士,以此可以说明祖宗对文举事业的重视。

  贾政虽然没有参加科举,但他“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后来因皇帝体恤先臣,额外赏了贾政一个官,他因此也就没有参加科举,可见贾政是有真才实学的,这与其祖对教育的重视有很大关系。

  二则即是贾府设立的私塾,第九回提到“原来这贾家义学离此也不甚远,不过一里之遥,原系始祖所立,恐族中子弟有贫穷不能请师者,即入此中肄业。”由此可知,宁荣二公在立业之初,就已经意识到了教育的重要性。

  此外,从贾政多次督促宝玉学业,湘云、宝钗、袭人等多次规劝宝玉读书可知,贾府对于通过科举入仕,不仅重视,且有着非常迫切的愿望。

  俗语说,创业难,守成更难。贾府到了第四代子孙,已经呈现两个趋势,一则此时的贾府,可以说已经达到了繁华的顶点,所以从这代子孙都以象征财宝的玉字旁命名可知。此时的贾府,一定是“金满箱,银满箱”的。

  另一方面,秦可卿托梦王熙凤时,曾以几个俗语警醒她,道是“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登高必跌重”“盛筵必散”,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物极必反”“乐极生悲”的道理。贾府已达辉煌的顶点,再往前就是急速坠落的下坡路了,因为此时的子孙,已经开始耽于金钱享乐,坑家败业。

  贾府子孙以玉字旁命名,珍、珠、琏等,都是珠玉宝物,名贵器物,也恰恰暗合了子孙“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讲究排场,不知省俭的坐吃山空的行径。

  比如贾珍与秦可卿的关系,冷子兴说他“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比如贾琏在外的鬼混,冷子兴说他“这位琏爷身上现捐的是个同知,也是不肯读书,于世路上好机变,言谈去的。”

  贾珍、贾琏作为宁荣二府最有代表性的长房长孙,却都不喜欢读书,整日偷鸡戏狗,眠花卧柳,上行下效,其他人也就可想而知了,像贾宝玉更是不喜欢读书,只知在內帏厮混。

  贾府的偌大家业,正是在第四代子孙手里迅速耗尽败光的,诚如焦大醉骂时说的: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 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这一番话,揭开了贾府子孙败家的丑行和贾府百年基业毁于一旦的真实原因,也因此,宁荣二公之灵,在委托警幻仙子警宝玉痴顽时,曾失望地说: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

  俗语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大抵世间荣枯期限最短的便是草木了。如果我们按照二十年为一代人来计算,贾府到了第五代的草字辈时,刚好是“赫赫扬扬,已将百载。”

  贾府第五代子孙,命名皆有草字头,寓意贾府经过百年富贵荣华之后,已到了多事之秋,到了要草枯荣败、凋零衰颓之时。根据曹雪芹伏笔,脂砚斋提示,贾府最终的败落,亦是在秋天,因为秋天既代表了丰收,却也象征着枯败。毫无疑问,在红楼梦里,秋是万物枯败悲凉之兆。

  贾府草字辈的代表人物,如贾蓉、贾蔷、贾芹等,亦都是败家子孙,贾府从祖先手里的源头活水,到草字辈里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过短短五世,一个曾经赫赫扬扬、风光无限的天下望族,就走向了末路。

  秋草,衰败干枯,一把火即成灰烬,贾府最终被抄没,会不会被一把火烧成瓦砾堆?不得而知。曹公写五代子孙,以草字头命名,除了寓意衰败之象,想来还有两层深意。

  一则草寓意草包,意在讽刺贾府子孙,一代不如一代,从祖宗军功受封,到科举入仕,到如今安富尊荣,贾府子孙继承家业,振兴家族的能力,可谓一代更比一代差,到了贾蓉这一代,简直就是无能的草包。

  二则草有枯败,亦有春风再生时。诗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贾府第五代子孙,也不全是草包无能之辈,还有贾兰、贾菌这样的好学求上进的子孙。

  据李纨判词“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可知,贾兰作为贾府第五代子孙,经过多年苦读,在贾府败落之时,却通过科举高中,也算是能够振兴贾府百年家业最后的一丝曙光。

  综上,曹雪芹苦心孤诣给人物取名,并隐藏深意,尤其对于贾府五代人的命运,可以说用心了极深的心思。从万物之源的水,暗示贾府开创家业的祖先,到家业初定后的文,暗示对子孙教育的重视,再到暗示富贵已极的金银财宝,到寓意枯败衰颓的草木,可谓独具匠心,一把辛酸。

  其实单从贾府五代子孙命名来看,就可得出秦可卿所说的“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常保的。”贾府五代子孙的名字,早已暗示荣枯兴衰,前八十回的情节,不过是以此展开,在这总的荣辱循环之中,敷演出更多令人堕泪的悲凉故事,曹公真好笔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