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路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见证南宁百年兴衰荣辱!

  一碗粉、一杯茶、一壶酒、一棵树木、一条小巷、一间小店、一座建筑,几代南宁人“日经而不觉”的点点滴滴,凝聚成这条路的一生光景。

  共和路位于朝阳商圈,是南宁最早发展起来的一批繁荣街道。上接朝阳花园,下至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民族大道和民生路横穿而过,将这条路分为三段。

  这里,是古邕州城的中枢脊梁,骑楼的一砖一瓦展现着老南宁的文化底蕴;国贸中心和南宁印象城的都市味道,诉说着新南宁的时尚潮流。

  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位于共和路南端尽头,它对在共和路生活着的人们有着特别的意义。在共和路生活的许多老人都说,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年纪可比他们大多了,很早以前还不叫这个名字。

  来看病的刘爷爷今年已经75岁了,在他小时候,大概上世纪五十年代,这所医院还叫南宁市市立医院,1972年刘爷爷的二儿子出生时,这里就改名叫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了。“我二十几岁时,有一年流感很严重,许多人都住院了,那个时候这里非常小,才住了几十个人就没有床位了,哪里像现在大得很,那些医生走路都飞fafa赶时间,不然医院太大了,走慢慢的耽误救人的时间。”

  与千百个生长在这几条路上的人们一样,多数共和路的居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啼哭,都是在一医院的产房里,李大爷也不例外。

  李大爷是一医院的电动车管理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楼下管理电动车停放秩序,坐在挂着“停车收费”牌子的树下,看惯了来来往往的人,当看到年轻男女抱着婴儿从医院里走出时,李大爷有感而发地想到了自己父母跟他描述的,“那个时候,这栋楼就几层而已,现在二十几层去,我爸爸说我妈妈怀着我还要干活,要生的那天才过来,在病房里痛了很久才生下我,后来到医院看病,那些护士都说我妈妈受苦哦~让我好好孝顺她。”

  带着自己儿子来看病的陈女士小时候生病时也是来一医院,回想当时的自己也和儿子一样撒泼耍赖不愿意打针,护士长就拿出白色糖丸哄着她。“护士阿姨跟我说,如果我不乖乖给她打针,她就把糖收回去”,当时生活比较苦,糖可是稀罕物,陈女士为了那颗糖只能含泪扎针,“现在条件越来越好了,小孩子在家里是什么好吃的都往他嘴里送,要哄他们可没那么容易了”。

  一声声婴儿的啼哭给这里带来了如朝阳般的生气,初为人父人母的年轻男女带着孩子,从共和路南端尽头的一医院,怀抱着小家的希望,穿过这个路口,走入共和路。每个小家的希望点燃了万家灯火,一起书写着与共和路的一生。

  在共和路生活的老人见证了这家医院的变迁,从“南宁市市立医院”到“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这家医院位于共和路最南端,既是开始也是结束,见证了每一代南宁人生命的全篇章。

  在共和路上,存在时间可以与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一较高下的就是南宁市共北、共南这两个小学了。

  南宁市共和路北段小学始建于1927年,与1914年成立的南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前身——“美国基督教安息日会小乐园医院”是同年代的,于2012年秋季学期以后划分到人民东小学和解放路小学,只留下一个“共和路152号”的牌子给原来曾在这里读书的学生缅怀过去。

  来到共北小学的旧址,现在已经变成南宁市兴宁派出所,教学楼也都被改造成办公室或者便民大厅。

  而共和路南段小学在共和路北段小学划分到其他小学的2012年,正式更名为“南宁市共和路小学”。

  它可是南宁一所拥有着百年历史的小学,始建于清光绪年间(1902年),一开始是叫“南宁模范两等官小学堂”,它的建立标志着南宁新学教育的兴起,见证了多年来南宁的城市教育发展史,地位举足轻重。

  共和路小学地处南宁市中心,一边是南宁电信局,另一边是广西某个单位的职工宿舍。曾在共和路小学就读过的小韦就抱怨道,“可能是因为市中心寸土寸金,在南宁,估计找不到比我们小学还要小的学校了”,旁边那个职工宿舍将学校硬生生割去了一大块,从校门进来,要穿过一条窄窄的小弄堂式的路才能到达学校教学楼,整个学校形状像个舀水的勺子,当年他们便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完成了小学六年义务教育。

  那个时候的他们在学校里那栋始建于60年代的老式教学楼里上课,看着顶上的吊扇吱呀作响,“老师为了让我们不要在教学楼里乱跑乱跳,就吓唬我们说如果再这样子蹦跶这栋楼就会塌。”

  读书时小韦和小伙伴们每天的乐趣就是倒数下课铃声,从二楼的教室拖着书包,疾奔着跑过篮球操场,穿过小弄堂式的小路,冲出校门,赶在爸爸妈妈没来接他们前到达小卖部,掏出皱巴巴的几块零钱豪气地说:“老板,我要两包‘唐僧肉’!”

  每年开学的时候,小韦都要与友仔友女约好到万兴酒店对面的“新希望”校服第一营业部去买新一年的校服,这个店面非常小,挤满了家长和学生,那个长队都排到了人行道上,小韦说大家的第一件“新希望”校服都是在这里买的,即使现在路过,也都还会想到穿着校服在校园里打闹的场景。

  再长大一点,从小学毕业,升入初中,分散到南宁各个中学,曾经摸鱼抓虾的“战友”们就只能周末见面了。共和路骑楼遍布,小团体里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住在骑楼里,“周末时大家就站在他家楼下,大喊他的名字,在他探出头时躲到骑楼的屋檐下”,次次如此,乐此不疲。

  白天灵活地穿梭在街头巷尾,到共和路北段尽头的民族商场里挑挑碟片,又跑到南段共和临时市场里的小卖部买上一瓶康乐园白柠檬汽水配上大黄油饼干,坐在小卖部门口的阶梯上吃的满脸都是。

  “在外面玩了一天,傍晚回到家里,妈妈就从围裙兜里拿出几张红色的一块钱和绿色的两块钱,让我去杂货店买上一瓶铁鸟黄皮酱回来配粉饺吃”,小韦说以前共一饮食店靠近北宁街的还有散装的酱油、酒和醋卖,拎着家里的瓶子去到杂货店,看着店里的阿姆用一个带把的竹筒轻轻地舀起来倒到瓶子里,自己紧紧地盯着瓶口,生怕阿姆手抖就全撒了。

  曾经的皮猴儿们撞翻了电车、打翻了货架、摔坏了东西,也顶多挨上一顿骂,乡亲里邻都包容着我们年少的不懂事,这是后来再也享受不到的特殊待遇。

  作为南宁最早发展起来的一批繁荣街道,它已经无法满足新的时代需求,于是这条充满着老南宁气息的共和路,经历了一次大拆迁改造,中段的位置被全部拆除。现在的共和路,玩的可不仅仅只有骑楼,吃的也不仅只有“唐僧肉”和“康乐园白柠檬汽水”了。

  共和路中段是朝阳商圈的中心地带,马路左右两旁,分别伫立着国贸中心和南宁印象城,许多店铺的装修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来往的行人穿着打扮也是潮范十足,“这边拍出来的照片很有大片的感觉,灯光什么的都感觉很到位”,许多小哥哥小姐姐都会到这里取景拍照,分分钟拍出九张图,今天的朋友圈九宫格就有着落了。

  基本上知名的奶茶品牌在这里都能找到它的身影。点一杯奶茶,坐在路边的拥有奶茶街特色的绿色遮阳棚里,看着路上人来人往,享受闲适的时光。“下班以后,和友女友仔来这边吃个饭喝个奶茶聊聊天,白天上班那么辛苦,晚上肯定是想要放松一下”。

  除了奶茶店,还有着许多家风格各异的网红店,前卫时尚的店铺设计,组成了多彩缤纷的商圈中心。

  你以为这就是共和路的全部吗?不,这条路神奇就神奇在,这条短短几公里的路,却可以同时拥有着两种风格。

  与中段的繁华都市街隔着一条民族大道的南段共和路,是共和路临时市场,与潮流商圈的时尚气质截然相反,充斥着老南宁的市井烟火气,叫卖喧闹声不绝于耳,猜码嗦螺声此起彼伏。

  白天的共和路临时市场是一个菜市场,而到了晚上,它摇身一变,与隔壁的中山路一起成了南宁最繁华的夜市之一。

  夜幕降临后,栅栏横挡在路口,大路中间都摆上了桌椅板凳。每家夜宵店的门口都摆着一个小摊车,阿姆一边招手喊着“靓仔靓女进来吃饭”,一边用笊篱翻滚着盆里的新鲜的花甲。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各个夜宵摊的摊主就开始准备出摊,“以前都没有那么好的环境,都是推个小车摆个小板凳就卖嘢啰,车来来往往很危险的。后来政府规划这边做市场,晚上就把路口挡起来,还有专门的治安队巡逻,来的人也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好”,夜宵摊阿姆阿叔忙忙碌碌,等待着食客们的光临。

  四面八方的食客就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涌进共和路临时市场,将这条只有一公里长的夜市挤得满满当当,“我们是外地来的,南宁最有名的就是夜生活了,晚上一定要来夜市看看的,吃点夜宵”,南宁本地人就不用说了,在这条路从小吃到大,还有许多外地人也会到这条路上嗦螺吃嘢。

  食客们都是坐在路边露天的桌椅上,点上一盘螺,再来几碗粉,劈酒猜码,惬意非常。

  一条闻名全国的夜市,肯定不止有夜宵摊而已,共和路临时市场还有品种繁多的水果摊,琳琅满目的小饰品,价格实惠的衣服鞋包,在其中总能寻到你想要的。或许还能淘到不知名的小惊喜。

  这条共和路临时市场的道路两旁还保留着骑楼建筑。骑楼是一种近代商用建筑,共和路的骑楼兴于20世纪30年代,属于粤派岭南特色骑楼,早年间被用做居民楼、办公室的它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家家店铺。

  错综复杂的电线在骑楼屋檐下无头无脑的穿梭来去,横梁用着最原始的工艺镶嵌在上面,外表的墙皮都已经脱落看见红砖,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年代感。风霜侵蚀过的骑楼屹立于闹市中,是那个年代留给今人的一丝痕迹,诉说着这几十年来共和路的荣辱兴衰。

  坐在骑楼下乘凉的老人们摇着葵扇看着骑楼,他们从小时候就已经在这里生活着,“我都一把年纪了,最近南宁发展的越来越好,说是什么改造工程,都把附近的旧房子拆掉重建捏,我们去看,都没有以前的味道了”。

  周围的老建筑,类似于三街两巷,都已经逐渐商业化,翻新后的建筑早已失了当年模样,缺了记忆里的味道,但是时代在发展,城市在进步,共和路这些残存了几十年的骑楼还能在这里多久呢,它们未来的命运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只能趁它还在的时候,多看它两眼,拼命地将它印在我们的脑子里。

  这条短短几公里的路,像是宝藏一般,“既新又旧”,可以承受住新时代的升级改造,也能保留住那份历史的年代感。不管是充满老南宁气息的共和临时市场,还是现代感十足的商圈中心,都是共和路的一隅之地,是南宁无可替代的街道,承载着无数老南宁的记忆。

  “民以食为天”,这么多年来,共和路带给南宁人的,除了记忆与情怀,还有许多充满着南宁味道的食物,做出这些食物的一家家店铺,逐渐成为了可以代表共和路的味道载体。

  共一老友面是南宁最早售卖老友面的餐馆之一,是一个可以代表南宁的城市味道,每天一到饭点就排起长队,许多老南宁都喜欢来这里吃上一碗老友面,过往的食客笑着打趣说:“多多人都喜欢来这里吃粉”。

  询问这家店开了多久时,过路的食客说60年,卖花卷的阿姆说100年,看来年代久远,已经是我们这个年龄无法考证的事情了。

  负责收银的阿姆已经在这家店工作了十几年,这家店以前是国营企业,现在已经变成集体企业了,她们每天上班都要穿工服系围裙,头发要用帽子包起来,卫生方面十分严格,让食客们吃得放心。

  老友味的诞生之初并不是现在大家所熟知的老友粉,而是老友面,这家店的老友面用的是湿面,相比于普通的脱水伊面来说更有嚼劲。酸笋、猪杂、蒜末、豆豉在油锅里翻炒,火苗蹿出锅边,加上汤水再下面,一碗咸香酸辣的老友面便出锅了,是重口味南宁人的最爱。

  除了老友面之外,旁边的玻璃柜里还有花卷和馒头,阿姆在玻璃柜后面忙碌,这里的花卷和包子都是每天在楼上现做的再拿出来放进柜子里,份量很足,一个管饱。

  来买花卷的覃阿公说,很久以前,这边住着很多工人,没有钱吃快餐,饭点的时候可能都没有时间吃饭,“只能来买馒头和花卷回去放着,都是五个十个地买,等到做完工了,就着开水就这样吃了,那时候生活难哦”,后来生活条件好了,但是卖花卷和馒头的传统还是被一直传承下来了,同时传承下来的还有旧时那一份老南宁的人文关怀。

  紧挨着共一老友面的有一家黄振龙凉茶,凉茶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尤其是以两广地区为代表,这家黄振龙凉茶在南宁的名气可不小,老板娘也十分热情好客。

  店面很小,只有两排位置,食客们喝的凉茶、甜品、豆腐花都是在其他地方制作好了用小推车运过来。

  “凉茶苦的是口,顺的是火气,甜的是心”,老板娘说南宁天气热啊,很多南宁人都会来这里买一瓶凉茶回去败火的,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四五十岁的,因为年轻人还吃不得那么苦的东西,如果年轻人来买凉茶,大部分都是老师的多,“因为上课要用嗓子讲课嘛,很辛苦的。”

  店里的招牌凉茶是癍沙降火王,一口下去,苦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老板娘看着喝着凉茶脸上五官都皱起来的食客笑着安慰道,“南宁天气那么热,苦就苦一下啦,肯定下火,凉茶就跟生活一样,苦尽甘来啦”。

  在共和路175号,有一家开了九年的越南菜小餐厅。招牌上“越色餐吧”四个字浮在泛黄的白漆铁栅栏上,门口摆着几盆花花草草,墙上挂着吊兰,花盆都有点残破了,证明了这家店在这条路上的时间已经有些年头了。

  从玻璃门望进去,屋子里摆着几张小桌子,吊顶洒下暖黄色的灯光,与墙上的黑板菜单相呼应,装修的温馨且文艺。在这繁华的闹市中心,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老板斌哥和老板娘梅姐两人是东南亚归侨,从东南亚回来后就开了这家越南小餐馆。它不同于传统老南宁的餐馆,这家餐厅与共和路的碰撞,是外来新鲜事物与传统南宁味道的碰撞,最后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用了九年时间,他们与他们的餐厅已经融入了共和路,以一种奇妙地姿态伫立在这条老街上,以后还会一直存在下去。

  “餐厅里许多材料都是从越南运过来的,和其他地方的味道不一样,吃了一次就会爱上它”,坐在店里吃饭的一个姓周的女孩子说,她是土生土长的南宁人,今年大三,在外地上大学,每一次放假回家都一定会来这里吃上一顿饭,老板和老板娘都认识她了。

  小周推荐了几道菜,这道用山黄皮和香茅等十几种秘制配方烧制的山黄皮裹星洲鱼便上桌了,一条鱼躺在青花瓷盘上,一筷子下去挑起鲜嫩白皙的鱼肉,沾上山黄皮调成的汁水,酸酸甜甜十分开胃。

  虾酱炸豆腐、越南鸡粉、香茅烧鸡都是这间店的主推菜,外酥里嫩的炸豆腐蘸上鲜到不行的虾酱,用鸡肉和猪棒骨熬的高汤做汤底的越南鸡粉,炸到酥脆的烧鸡配上梅姐调好的柠汁椒盐,每道菜都非常好吃!

  共和路临时市场白天是菜市,晚上是夜市。这家只有白天出现在菜市的小摊,晚上去你绝对找不到它。

  这个小摊叫“周姨传统小吃”,是周姨和她丈夫一起摆的“夫妻档”,周姨和阿叔坐在摊位后面,面前摆着粽叶包成的各馅糍粑,前头用木板压着的海报折痕明显,看起来年代十分久远。

  他们以前是在市场左后方的南门菜市摆摊的,后来菜市拆了,就搬出来这边,算一算也有八年时间了。“我们做这个有二十几年了,是夫妻档来的,以前那个菜市拆了建高楼了,我们就搬到外面来了”。

  周姨的小吃和流水线上机器生产出来的不一样,所有的材料都是周姨夫妻自己挑选准备好,用传统的方法制作。阿叔和周姨每天早上三四点起来开始做,早上九点半出摊,下午六七点收摊,生活不易,非常辛苦。“每天三四点起床也很累啊,但是为了生活嘛要吃饭的,没有办法啦”。

  周姨的糍粑和艾草团子都是有红豆和芝麻两种馅的,有着家里的味道,“糍粑叶被剪掉一个口的是红豆馅,没有被剪掉的是芝麻馅”,他们是靠糍粑叶来区分内里的馅。

  来买这些传统小吃的阿姆在小摊前面挑选着,“以前在南门菜市的时候就经常买,有时候嘴馋想吃一两个就不用自己做,直接来买方便点,一个才两块钱,又不贵”,阿姆说大家都是认识十几年的,知道这里的东西没有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添加剂,拿回去给小孙子吃也是放心的。

  而且在不同的季节还会有不同的小吃,现在的应季小吃就是艾草团子、凉粉和槐花粉,如果有需要的话,还可以和周姨预定,提前一两天说好数量要求和时间,周姨就会按时按量做好,到时候来取就好了。

  这些沾染上共和路气息的食物,是成色十足的人间烟火,送入嘴里,感受南宁的味道在舌尖爆开,安抚了肠胃,仿佛一切疲惫也都被扫平了。

  悠远质朴的老街古巷、灯火通明的城市繁华、舒适闲淡的市井烟火,在这条路上并存至今。数十年来,在这里生长的南宁人的生活轨迹同共和路融为一体。

  共和路和北宁路交接的路口有着一家开了十几年报刊亭,小小的报刊亭旁边有着一家更小的店面,挂着黄底红字的“修理电动车”的牌子。有个穿着花裙子白头发的黎奶奶坐在旁边的阶梯上乘凉,她今年已经七十岁了,虽然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南宁人,“我来南宁的时候,你的父亲应该都还没出生的”。

  黎奶奶是广西梧州人,二十岁的时候因为工作调动,便来了南宁,在共和路一住就是五十年,期间虽然搬了几次家,但也都一直都住在共和路,在这从黑发住到白发,论起对这条路的见证和感情,她可不输南宁本地人。说起当初刚来的时候,黎奶奶很是感慨,她指着南宁印象城那一边告诉我们,“以前那边都是旧旧的房子,现在都起了高楼了,生活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方便很多,但是还是怀念以前,毕竟那时候年轻嘛。”

  共和路的房子从旧到新,从平房到高楼,黎奶奶也从在瓦房办公到水泥房子里办公再到退休,住的房子从十几个人的单位宿舍到自己拼搏买下的三房两厅,在这条街道上,一待就是大半辈子。

  如果说黎奶奶是作为在共和路生长了几十年的外地人代表,那这家五金店的钟阿姆就是从小到大都在南宁生活的本地人代表了。

  这家五金店在共和路已经开了十几二十年了,附近的居民要做个纱窗、笼子都是来这里定制的,说出自己的要求,店主就按要求做出来,自信地说要是质量做工不好就来king他。钟阿姆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了,“我每天都踩单车过来上班的,十几年了都是这样子”。

  “马路对面那几家店啊,是我看着它的招牌褪色成这样去,以前不是这样子的”,阿姆平常就在这里一边看门,一边折点东西,做个小物件,附近哪家店开得久哪家店新来的她都了然于胸。

  生于共和的许多人的数十年,同黎奶奶和钟阿姆一样,在周遭转了又转。有人离去,有人新来,一年又一年地看着新人来旧人去,坚守在这里,就像共和路一样,始终都以包容的心态对待着所有人。

  如几十年都在共和路生活的刘爷爷一般,见证一医院的更名历程,一医院也见证他从年少治病到娶妻生子;

  如童年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的小韦一般,在百年老校中听先人事迹,从共和路的前头玩到尽头,自豪地说曾吃过许多已经消失的南宁老牌零食;

  如在共一老友面买花卷的覃阿公一般,闻着老友煮粉的气味,告诉下一代人自己年轻时听到的老人们说的故事;

  如五十年前来到南宁的黎奶奶一般,见证共和路的变迁,共和路也看着她由青丝变成白发;

  或许共和路在日新月异的南宁朝阳商圈显得格格不入。这么多年来,共和路的骑楼越来越旧,人行道上的地砖也东缺一块西缺一块,曾经明艳伫立在路边的电线杆也全部脱漆了,靠近朝阳广场那头的民族商场已经拆迁,路口那家吃了十年的老台门也换成了包司令,青云街部分甚至已经全部拆除重建,那片骑楼也不知道还能留存多久,它早已与几十年前的样子不尽相同。

  但是对于生于共和的人们来说,不管这里如何变迁,依旧是给予了我们许多温暖的地方。记忆里的味道永不会改变,去“醉香螺”撩螺,到“万兴酒店”吃早茶,去“叶队发型馆”剃个头,这份烟火气息包裹着在这里生活的每一代南宁人。在外面兜兜转转,回到这片地方,仍能给予奔波的南宁人一丝安慰,驱散身上压力和疲惫。

  生活就是如此,平凡而热烈,周围的人也是如此,来来去去。无论外面的世界多吵闹,当你回到生长的地方,望着熟悉的场景,浮躁的心灵就像一叶浮萍找到属于自己的水域,被温暖包围着。